突然又不想混了。

魔法师露x魔王米的啊十八正文。

拖了这么久居然才产出来……想打你((啪啪啪啪

拖更帅到炸组_山麓小哥哥:

拖了好久。愧对组织。


*对着镜子的羞耻play注意。
*魔法师的设定有借鉴注意。
*写的时候脑子不清醒有bug赶紧告诉我。
*如果想全部看完需要点三次链接。沉默。
然后就开始了,应该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了…?
正文↓


这个烙印,我此刻打在你的灵魂表面,然后用我和你绑定的这一生的时间渗透至你肉体的心脏内,你永生永世都记得你当初做了一个怎样无理的选择,以及这份欢愉的痛苦是谁带给你的。         


*
漆黑的夜里,白色的小鸟掠过即将成年的大法师窗前,窗台上细长颈的花瓶里向日葵盛放,每一片花瓣都尖锐地怒张,拥有灵魂一样低垂着巨大的脑袋注视俯首书案的人,然后用人类听不懂的语言与同伴交流,最后在寂静的夜里嬉笑摇晃。这张古老得好像就要坍塌的桌子上整齐堆满了各种书籍,无一例外都是被翻阅到书页破损,正摊开的那本上被人用羽毛笔书写着批注,在他翻页后文字全部消逝,崭新的内容又慢慢浮现。负责照明的是悬浮在软垫上徐徐抖落碎片的水晶球,或者说慢慢落下的是一颗颗细小的魔法结晶,元素在里面撕咬爆发出媲美星辰的光辉,落到软垫前就燃烧殆尽。


这儿即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家,准确说是他的书房,面对窗户的桌子。他感到了疲倦,放下笔用手在水晶球上掠过,显出一行小字。还有一小时,他就可以成为这片土地真正的唯一的主人,至高无上的权威。


同时也意味着,他需要好好地寻找契约者了。所有有能力的人都会在成年后陆陆续续地和别的种族签订契约为自己增添实力,伊万不想放过能让自己变强的机会,所以他已经琢磨很久该和谁来完成这个麻烦事了。他合上了这本,又打开了另一本夹着书签的书籍。这本比较新,伊万快速地翻阅,试图找到心仪的契约者。


有人为他介绍了不少温和的精灵,都被他所拒绝;接着他们换了个种族,是与人类关系较好的矮人,伊万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也没有同意。最后甚至还有兽人和各种奇异生物,他甚至担心这些人会抓几个不死族的过来问他的意愿。


“诶?精灵皇不行,魔王可以做到的吧?”伊万用食指一下一下戳着书上关于恶魔领主也就是魔王的部分,“虽然魔王看起来很丑,但是全世界只有我才可以做到的吧?”他立刻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过长的围巾随着他的动作摇晃。在大法师踏出门框的那一刻,屋内的一切都悄无声息地停止,水晶球失去生命般砸中软垫,所有花朵被剥夺呼吸的权利腐朽枯萎。


随着成人礼时间的迫近,这座繁华的城市像一锅大火煮着的水,逐渐沸腾。从远方赶到的客人逐次通过巨大的城门,前来为刚刚踏上征程的强者献上他们的贺礼。伊万坐在他的阁楼安静地感受这一切的气息,这座城市的元素因为陌生人的到来而躁动,但是毫无意外地,伊万还是没能找到他只在书籍和导师口中听过的“创世神的弃儿”,那种似乎没人愿意提起的元素。他打开了门,启动了城市的保护法阵,成人礼即将开始。


他的导师,久违地从藏书室走了出来,他将授予伊万先知的魔杖并且把藏书室的钥匙交给他。那位仁慈的老人冲伊万眨了下眼睛,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离去了。没人知道这位睿智的老者从何而来,他像随水而走的浮萍又一次失去了踪迹。


大法师堪比国王加冕的成人礼让这座城市狂欢了三日,期间也有魔物试图发起攻击,都在身上环绕的元素触到法阵的一瞬被绞成碎片。伊万觉得是时候去寻找他的契约者了,作为术士的好友弗朗西斯有些担忧地看着他:“魔王都是些冷血的东西,他们根本没有心脏。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伊万?”这位强大的术士在没定居之前是位吟游诗人,与在外历练的伊万结识就随他来到这里,现在他正试图劝阻下定决心的友人。


“你又没和他们契约呀,怎么就知道行不通?”伊万笑得温柔又让人发毛,“我会回来的,我保证,我的老朋友。”他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膀,不等待他回答便回了自己的阁楼。他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连接另一个世界的法阵,只等催动便可进入。他夹好自己的书和法杖,慢慢地吐露出晦涩的咒语,法阵慢慢亮了起来,星星点点的光辉映衬着他苍白的脸,最后一个字音结束,法阵的光芒也吞噬了他,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去,阁楼安静如初。


伊万降落在一片赤橙色的岩土上,他废了一点时间理解他现在的处境。为什么是降落?因为那个不靠谱的法阵把他传送到了半空。随后他反应过来,便被这里浓烈的黑暗元素冲击到头晕目眩。他在这里不能待太久,否则会被这些不安分的小东西侵蚀。于是伊万立即就为自己施放了一个防护罩,不远处比周围密集的元素吸引了他的注意。


哦,也许我该改名叫幸运法师。伊万看着那个手握三叉戟的黑发生物立刻想出了数十种捕获他的方法。一进入魔界就碰到了巡视的魔王,这是好运还是倒霉呢?伊万慢慢靠近他,或许他也发现了入侵者的到来才赶到这里。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个魔王可真是强呢。伊万一边想着一边着手准备魔法试探他。


于是就演变成了闲逛的魔王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然后条件反射地打了回去接着就莫名其妙地开始了斗法。“我说,这里可不是人界的小鬼该来的地方吧?最不该的是,其他元素的恶臭玷污了我的领地,并且你在试图攻击这块地方的主人,最强大的魔王。”阿尔弗雷德眯着他深蓝色的眼睛打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魔法师,能够进入魔界的人,多久没有见到了?


伊万紫水晶一样的眼眸和让人眼花缭乱的魔法让他来了兴致,自从这地方跟着他姓了以后他已经很久没遇到对手和胆敢挑战他的人了,所以阿尔弗雷德一边漫不经心地应付伊万,一边计划把他留下让自己漫长的生命多点乐趣。


伊万吟唱的速度很快,所以施放出来的魔法并不是能够一击致命的。魔王轻松地闪开,三叉戟所指的地方皆是一片焦黑——拥有这样的武器,他根本不需要复杂的魔法。伊万的额头上已经有了微小的汗珠,因为他从开始到现在打中的攻击屈指可数,而魔王还是游刃有余的逗猫状,即使他再不爽也不能在这个对他极为不利的状态按照心意发泄。


他一挥法杖施放出魔力追击,暂时缠了一下轻敌的魔王,将一直合拢的书籍抛向空中,展开后水晶球悬浮期间,金色的古老文字在周围飞舞,伊万借助了水晶球的力量省略了准备法阵的时间开始吟唱他并不是十拿九稳的杀招——这里元素他无法沟通,勉强地把它们收集再狂化十分不易,元素轰炸的威力因此削弱。


但是这样也足够阿尔弗雷德心惊。一个年轻的小法师居然会这个?阿尔弗雷德快速地召集周身的元素短时间合成一个壁垒,却被迎面而来的狂乱元素碾压得粉碎。他终于为自己的轻敌付出了代价,接连后退了好几步才抬头看向那个气喘吁吁的法师,赫然发现光亮自脚下愈来愈盛,勉强挣脱后他就逃走了。


那是一个契约法阵。一个人类,试图和魔王契约,并且成为他的主人,多么不切实际。阿尔弗雷德一边暗恼自己刚刚逃跑的行为一边疗伤。算了算了,魔王大人也是会惧怕的,况且还是这样恶毒的咒语。阿尔弗雷德安慰自己,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这样有意思的人类了,胆敢挑衅魔王,应该至少把他的灵魂和心脏留下一个才对。阿尔弗雷德坐在自己宫殿的窗台上安静地吞噬着不知名的灵魂。


( 帅气的明空空的肉♡中间的看这里!)
(后面的啥啥啥看这里!用了明空空的blog...x )
然后没了。沉默。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