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又不想混了。

[朝耀]关于养猫还是养老婆这个问题6-10。

真没想到居然还有后续。
依旧乱写一通。
改一下设定,应该是人类(猫奴)朝x暂时无法化型的猫妖耀
今天依旧想日猫。


6.


傻乐了半天的柯克兰先生终于记得要给要准备猫粮这回事了。他将猫粮倒在与自己配套的盘子上,然后放在沙发的茶几前,接着又跑去找出了个同款的碗,装了一碗牛奶。


耀在一旁看着,等他忙完后主动跳到沙发上准备就餐。一旁的柯克兰先生看着它自己跳上沙发,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遗憾。


哎。柯克兰先生悄咪咪地想,本来还想把耀抱到沙发上去了,可惜了。


计划落空的柯克兰先生只好尾随过去,蹲在茶几旁边看着自家猫进食。


耀偏了偏头看了他一眼,伸出粉嫩的舌尖小心翼翼地舔舐着碗里的牛奶,将正在一旁痴汉的柯克兰先生置之不顾。


啊……小舌头好可爱……


柯克兰先生的内心有些荡漾。


7.


过了一会柯克兰先生就回到餐桌去解决自己吃剩下的食物了,虽然他看着耀吃猫粮吃得很开心的样子,心里不自觉地冒出‘猫粮应该味道也不错’的想法,但他的内心还存在一些理智,暂时还没干出什么异于常人的事。


真可爱。柯克兰先生边解决着自己的食物,时不时地转头偷偷看一眼正在小口小口进食的耀,连叉子几乎要戳到餐桌上了他也毫无反应。


真可爱。他心里想,上帝为什么会创造出这么犯规的生物来呢?


耀吃饱后盘子里还剩一些猫粮,它嗅了嗅,用鼻子把盘子推远了点,灵巧地跳下沙发后径直往餐桌这边来,到柯克兰先生的裤脚边时停了下来。


我的上帝!它现在是想向我撒娇吗?!柯克兰先生感觉幸福来得好突然,于是他将自己的腿悄悄地往耀那边蹭了蹭:“这可是你自己要靠过来的哦……?”


扑了个空。


8.


餐桌上的桌布有下垂的流苏和毛球。


柯克兰先生看着挠毛球得正欢的耀,表面笑得一脸慈爱温和,心理活动却相当复杂。


想太多不好啊。他郁闷的把盘子剩下的司康饼吃完,将餐具收进厨房里清洗干净。等他从厨房里出来后才发现茶几上耀用过的碗碟还没来得及收拾,而里面剩余的猫粮和牛奶已经被转移阵地的黑猫搅得到处都是了。


柯克兰先生有些生气了,客厅被搅得一团乱,他四处看了看,没有找到罪魁祸首。


躲起来了吧……他摇摇头,认命地拿起清洁工具想将客厅收拾干净,走进一看才发现有个黑色的毛茸茸的脑袋在沙发与抱枕的缝隙里悄悄张望着。


柯克兰先生看着它露出来的小脑袋瞬间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开始做一个称职的清洁工。


9.


收拾完毕后柯克兰先生坐到沙发上,伸手就将一旁缩着的耀捞了过来抱在怀里。


“现在知道错了?”他轻轻按住耀的脑袋,直视着它,故意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努力板着脸想教训一下这只闯祸的小家伙。


但是这个毛好软好舒服啊……柯克兰先生心想,手上不动声色地加大了动作。


耀琥珀色的眼睛紧紧盯着柯克兰先生,令本来心中就有鬼的柯克兰先生心里更加发虚,他刚想出声解释一下自己的行为只是为了让它养成好习惯云云,这边耀就先发声了。


“喵~”


柯克兰先生瞬间抛弃了自己维持了老半天的严肃正经的表情,手移到耀的下巴处开始无师自通的给自己猫抓痒。


耀在柯克兰先生的膝盖上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心满意足地眯起了眼。


10.


耀真的没想到这个人类这么好糊弄的,它以为它至少还得再打个滚撒个娇什么的,没想到只是叫了一声敌军就已经投降了?


它在柯克兰先生地膝盖上一边被挠得咕噜咕噜,一边在心里嘲笑着宿主。


不过这手法倒挺舒服的嘛……


暂时tbc吧……。

[朝耀]关于养猫还是养老婆这个问题1-5。

乱写一通。
人类(猫奴)朝x暂时无法化型的猫妖耀,ooc全是我的。
日常段子。
要是能写到50估计会写丧心病狂的r18
我回来了。
耀耀太可爱了我发现我离不开他))


1.


柯克兰先生在回家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一个纸箱,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请看到这个箱子的人务必将里面的小家伙带走,并抚养它长大。”


……碰瓷呢这是,看见就得养,什么霸王条款。


他抽了抽嘴角,继续往前走,但是又好奇箱子里面的物种,于是掉了个头回去看。箱子里只有一张小毯子,和一只猫。


那只有琥珀色眼睛的黑猫似乎是感觉到有人的存在,抬头看了一眼,“喵”了一声,声音软软的,又有点甜腻,像棉花糖。


会心一击。


柯克兰先生抬头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什么人看着他,才慢吞吞地弯下腰来将箱子抱在怀里。


“养、养你也不是不行啦……”


箱子被柯克兰先生抱着走,猫在箱子里摇摇晃晃,最后不耐烦自己咬着毯子跳了出来,爪子紧紧抓住柯克兰先生的衬衫,脖子上的项圈在阳光下发光。


“唔……”他一边费力地空出一边手来按住攀在自己身上的小家伙,将箱子放下后看了一下项圈,上面明晃晃地刻着个字:“是叫‘耀’么?那以后就这么叫你啦!”


“现在先带你回家给你做饭吃……说起来猫可以吃饭么?”


2.


柯克兰先生现在很苦恼。


他家的猫在看完他做饭的成果后就跟炸毛了一样,现在躲在柜子底下不肯出来。



完了。他有点绝望地想,连我家的猫都嫌弃我了。


他一个人郁闷地吃了几口饭,抓了抓头发后决定出门买猫粮,他趴在柜子前朝里面喊:“耀我出门给你买猫粮,你别乱跑噢!”说完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蠢,连忙爬起来抓起钱包就出门了,丝毫没有看见身后的沙发上的黑猫正在注视着他。


妈的智障。猫也有点绝望地想,哪来的傻娃子捡了我。


3.


宠物店有点远,所以柯克兰先生离开了挺长时间,一路上满脑子都是家里那只黑猫,一会担心浴室门没关溺水一会担心阳台栏杆太矮坠楼,导致在宠物店付钱的时候脸色都不太好看,一心牵挂着刚来家里的小祖宗。


柜台的收银妹子倒是习以为常,看到他那副急匆匆地样子再瞅瞅他手上的猫粮,心下了然:“主子一个人在家啊?”


柯克兰先生懵了一下:“啊?”


妹子以为他没听清,耸耸肩表示没什么,手上动作加快,将零钱递给他后拍拍他的肩膀:“快回去吧别让你家那位等急了。”


等等,我不是,我没有。


顶着妹子意味深长的眼神走出店门的柯克兰先生决定加快回家的步伐。


4.


到家的时候柯克兰先生一打开门就看见耀在玄关前趴着,背对着窗口,阳光正好照在它背上,估计是晒得舒服了干脆就趴着睡着了。


柯克兰先生随手将猫粮放在一旁的鞋柜上,蹲下来看着趴在地上睡觉的黑猫。他伸出手来想揉一把它的毛,看起来毛茸茸的手感一定很不错吧……


柯克兰先生的手刚碰上去,耀就醒了。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琥珀色眼睛看着他,眼神莫名地真诚,让柯克兰先生的手就定在半空了。


怎么办,我明明只是想撸毛,却感觉自己在犯罪。柯克兰先生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内心有些惭愧。


一旁的耀看了他一会也没见他的手下来撸毛,高贵冷艳地甩了他一尾巴转头走进了屋子里。


等、等一下,我又怎么了。


柯克兰先生内心崩溃。


5.


翻箱倒柜终于找出了个能装猫粮的小盘子,但是有点脏。他看了看盘子上的灰尘,再看了一眼正在沙发上抓着抱枕上的流苏玩的耀,莫名有些心虚。


“算了……”他认命地放下手上的盘子,自己一个人嘟囔着:“我记得以前买餐具的时候都是买成对的……本来是要留给对象的……”柯克兰打开消毒柜,往里面翻了翻,找出了个盘子:“既然现在没有对象,那就给你用吧!”


沙发上的耀听到他的声音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眼睛眯了眯,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后灵巧地跳下沙发,走到柯克兰先生的脚边咬住了他的裤脚,然后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他。


这算是……对自己表示好感了?柯克兰先生感到十分惊喜,并笑得像个傻子。


他弯腰抱起黑猫,面对着它,算是打了个正式的招呼:“我是亚瑟柯克兰,以后我们要一起生活啦!”


耀看着自己笑得跟朵花一样的饲主,感觉自己未来有点堪忧……话说回来,怎么会有人眉毛这么粗?!


它伸出一爪子糊到柯克兰先生的脸上,肉垫软软地压着脸,爪子却很小心地收了起来。


喂,粗眉毛,我的猫粮呢!


暂时tbc吧……。

一个出尔反尔的人回来了……。
写了好茶的小段子。

我想写肉。
也想写段子。

露中#无期徒刑 未完


微量百合情节注意


20岁露×15岁耀


当安雅向自己兴致勃勃地描述着她和她可爱的恋人即将要去的地方时伊万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一般来说他的这位姐姐是不会跟他说这些的——伊万甚至是在某次对方聊电话时才知道她有了恋人的事,而当时安雅和她的恋人已经交往了大半年了,直到两年前圣诞节时对方来拜访他才知道原来姐姐的恋人是个女生。

对方是位中国女生,她敲开伊万家的大门时看到他来开门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才略微尴尬地朝伊万点了点头,说明自己的来意。她的身后站着一个男孩,稍微比她矮一点,头发过肩被用发绳绑了起来,似乎是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他的脖子上围着一条米白色的围巾。察觉到伊万正在观察自己时他有些局促不安地将自己的半张脸埋进围巾里,露出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微微发亮地偷偷看着他。

当时伊万还以为这是安雅的朋友,于是告知对方姐姐出去买东西了,并邀请他们坐一会等她回来。三人在沙发上干坐着,直到过一会女生出声介绍自己,伊万这才了解到这个名为王春燕的女孩是自己姐姐的恋人。

后来伊万偷偷拽着安雅,咬牙切齿地问她:“如果不是因为春燕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瞒我一辈子。”对方被他这样的语气冲得有些不爽,她拍开伊万的手盯着他那双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睛:“春燕是你能叫的吗?还有,我是不可能瞒你一辈子的啊,至少我会在结婚的时候通知你一声。”




等安雅回来后她便拽着春燕去她房间交流感情了,被姐姐抛下的王耀有点局促不安地坐在那,身板挺得很直,那副故作严肃的样子让伊万忍俊不禁,他朝王耀那边稍微靠近了一点,看着对方身子一僵转头看向自己。

那副表情真是可爱啊……伊万想。于是他开始主动跟对方搭话了,短短几分钟之内他就将对方的姓名学校班级所有的信息都套到了,不禁暗笑小孩子就是好骗,而一旁的王耀则是悔得直咬舌尖,他责备自己完全没有一点自我保护意识,轻易就被一个陌生人摸清了家底……他想着,偷偷抬起头瞅了瞅伊万的脸:不过这个哥哥长得那么好看……应该不会是坏人……吧?




很快这两人就混熟了,王耀经常故作严肃地努力表现出一副大人的样子,伊万则坐在一旁看着他,偶尔十分幼稚地掐着他的脸不放,太过柔软的手感让伊万忍不住用力掐了掐,对上对方那双委屈而且隐隐有泪光的眼睛后他才放了手。自家姐姐和恋人在卧室大半天了也没打算出来,伊万叹口气,他回头看了看因为被掐了脸而不高兴地坐在一旁的王耀微微有些愧疚,他想了想,跑进卧室拿了钱包上前拽住王耀的手,对上对方疑惑的神情伊万半蹲下来,紫色的眼眸里盛满笑意:“她们两个估计继续嘀咕很久,真不知道有什么好聊的——在家也待到无聊,我们出去玩吧!”

王耀听到玩,脸上刚刚尚存的阴霾便一扫而光,他凑上去抓住伊万的手,往前走了几步后回头看着还在原地不动的伊万有些疑惑,于是伊万为他解释:“我感觉我的脚被冻得失去直觉了,如果你能拉得动我,我们就去玩。”他一本正经地撒着谎,看着王耀因为生气而微微涨红的脸他忍不住又凑上去戳了戳。

王耀趁他弯腰时猛地一拉,伊万反应不及整个人就要往王耀身上倒——王耀那么小的身板自然不能承受被他这么一压,王耀跌坐在地,他为了确保王耀不被自己压到只好双手往旁边一撑,人倒是没事了,但是姿势却怎么看怎么尴尬,伊万就那么愣愣地趴在地上看着近在咫尺的王耀,两人的距离近得连睫毛都数得清,彼此可以感受到对方呼吸时温热的空气,气氛一时间暧昧得无法言喻。

最终还是王耀推了推仍然趴在自己身上的伊万他才反应过来,他连忙爬起来,伸手拉住王耀的手想将王耀从地板上拉起来。对方纤细的手握住他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王耀。等王耀站直起来的时候便看见伊万一手捂着额头似乎在叨念着什么,他没仔细听,刚刚跌坐在地板上的感觉有点疼,他坐在沙发上打算缓一缓,而且伊万似乎刚刚摔坏了脑子?似乎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来。

王耀没有听清,伊万说的是:“啊啊完了我好像成了一个变态恋童癖了怎么办!”


tbc.
依旧是开了坑就跑。
明天回校,等回家再写下文x

米露#燥热与躁动 未完

外链请走

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R情节,但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被吞
后续等开学后有假期就写

魔法师露x魔王米的啊十八正文。

拖了这么久居然才产出来……想打你((啪啪啪啪

拖更帅到炸组_山麓小哥哥:

拖了好久。愧对组织。


*对着镜子的羞耻play注意。
*魔法师的设定有借鉴注意。
*写的时候脑子不清醒有bug赶紧告诉我。
*如果想全部看完需要点三次链接。沉默。
然后就开始了,应该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了…?
正文↓


这个烙印,我此刻打在你的灵魂表面,然后用我和你绑定的这一生的时间渗透至你肉体的心脏内,你永生永世都记得你当初做了一个怎样无理的选择,以及这份欢愉的痛苦是谁带给你的。         


*
漆黑的夜里,白色的小鸟掠过即将成年的大法师窗前,窗台上细长颈的花瓶里向日葵盛放,每一片花瓣都尖锐地怒张,拥有灵魂一样低垂着巨大的脑袋注视俯首书案的人,然后用人类听不懂的语言与同伴交流,最后在寂静的夜里嬉笑摇晃。这张古老得好像就要坍塌的桌子上整齐堆满了各种书籍,无一例外都是被翻阅到书页破损,正摊开的那本上被人用羽毛笔书写着批注,在他翻页后文字全部消逝,崭新的内容又慢慢浮现。负责照明的是悬浮在软垫上徐徐抖落碎片的水晶球,或者说慢慢落下的是一颗颗细小的魔法结晶,元素在里面撕咬爆发出媲美星辰的光辉,落到软垫前就燃烧殆尽。


这儿即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家,准确说是他的书房,面对窗户的桌子。他感到了疲倦,放下笔用手在水晶球上掠过,显出一行小字。还有一小时,他就可以成为这片土地真正的唯一的主人,至高无上的权威。


同时也意味着,他需要好好地寻找契约者了。所有有能力的人都会在成年后陆陆续续地和别的种族签订契约为自己增添实力,伊万不想放过能让自己变强的机会,所以他已经琢磨很久该和谁来完成这个麻烦事了。他合上了这本,又打开了另一本夹着书签的书籍。这本比较新,伊万快速地翻阅,试图找到心仪的契约者。


有人为他介绍了不少温和的精灵,都被他所拒绝;接着他们换了个种族,是与人类关系较好的矮人,伊万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也没有同意。最后甚至还有兽人和各种奇异生物,他甚至担心这些人会抓几个不死族的过来问他的意愿。


“诶?精灵皇不行,魔王可以做到的吧?”伊万用食指一下一下戳着书上关于恶魔领主也就是魔王的部分,“虽然魔王看起来很丑,但是全世界只有我才可以做到的吧?”他立刻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过长的围巾随着他的动作摇晃。在大法师踏出门框的那一刻,屋内的一切都悄无声息地停止,水晶球失去生命般砸中软垫,所有花朵被剥夺呼吸的权利腐朽枯萎。


随着成人礼时间的迫近,这座繁华的城市像一锅大火煮着的水,逐渐沸腾。从远方赶到的客人逐次通过巨大的城门,前来为刚刚踏上征程的强者献上他们的贺礼。伊万坐在他的阁楼安静地感受这一切的气息,这座城市的元素因为陌生人的到来而躁动,但是毫无意外地,伊万还是没能找到他只在书籍和导师口中听过的“创世神的弃儿”,那种似乎没人愿意提起的元素。他打开了门,启动了城市的保护法阵,成人礼即将开始。


他的导师,久违地从藏书室走了出来,他将授予伊万先知的魔杖并且把藏书室的钥匙交给他。那位仁慈的老人冲伊万眨了下眼睛,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离去了。没人知道这位睿智的老者从何而来,他像随水而走的浮萍又一次失去了踪迹。


大法师堪比国王加冕的成人礼让这座城市狂欢了三日,期间也有魔物试图发起攻击,都在身上环绕的元素触到法阵的一瞬被绞成碎片。伊万觉得是时候去寻找他的契约者了,作为术士的好友弗朗西斯有些担忧地看着他:“魔王都是些冷血的东西,他们根本没有心脏。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伊万?”这位强大的术士在没定居之前是位吟游诗人,与在外历练的伊万结识就随他来到这里,现在他正试图劝阻下定决心的友人。


“你又没和他们契约呀,怎么就知道行不通?”伊万笑得温柔又让人发毛,“我会回来的,我保证,我的老朋友。”他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膀,不等待他回答便回了自己的阁楼。他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连接另一个世界的法阵,只等催动便可进入。他夹好自己的书和法杖,慢慢地吐露出晦涩的咒语,法阵慢慢亮了起来,星星点点的光辉映衬着他苍白的脸,最后一个字音结束,法阵的光芒也吞噬了他,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去,阁楼安静如初。


伊万降落在一片赤橙色的岩土上,他废了一点时间理解他现在的处境。为什么是降落?因为那个不靠谱的法阵把他传送到了半空。随后他反应过来,便被这里浓烈的黑暗元素冲击到头晕目眩。他在这里不能待太久,否则会被这些不安分的小东西侵蚀。于是伊万立即就为自己施放了一个防护罩,不远处比周围密集的元素吸引了他的注意。


哦,也许我该改名叫幸运法师。伊万看着那个手握三叉戟的黑发生物立刻想出了数十种捕获他的方法。一进入魔界就碰到了巡视的魔王,这是好运还是倒霉呢?伊万慢慢靠近他,或许他也发现了入侵者的到来才赶到这里。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个魔王可真是强呢。伊万一边想着一边着手准备魔法试探他。


于是就演变成了闲逛的魔王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然后条件反射地打了回去接着就莫名其妙地开始了斗法。“我说,这里可不是人界的小鬼该来的地方吧?最不该的是,其他元素的恶臭玷污了我的领地,并且你在试图攻击这块地方的主人,最强大的魔王。”阿尔弗雷德眯着他深蓝色的眼睛打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魔法师,能够进入魔界的人,多久没有见到了?


伊万紫水晶一样的眼眸和让人眼花缭乱的魔法让他来了兴致,自从这地方跟着他姓了以后他已经很久没遇到对手和胆敢挑战他的人了,所以阿尔弗雷德一边漫不经心地应付伊万,一边计划把他留下让自己漫长的生命多点乐趣。


伊万吟唱的速度很快,所以施放出来的魔法并不是能够一击致命的。魔王轻松地闪开,三叉戟所指的地方皆是一片焦黑——拥有这样的武器,他根本不需要复杂的魔法。伊万的额头上已经有了微小的汗珠,因为他从开始到现在打中的攻击屈指可数,而魔王还是游刃有余的逗猫状,即使他再不爽也不能在这个对他极为不利的状态按照心意发泄。


他一挥法杖施放出魔力追击,暂时缠了一下轻敌的魔王,将一直合拢的书籍抛向空中,展开后水晶球悬浮期间,金色的古老文字在周围飞舞,伊万借助了水晶球的力量省略了准备法阵的时间开始吟唱他并不是十拿九稳的杀招——这里元素他无法沟通,勉强地把它们收集再狂化十分不易,元素轰炸的威力因此削弱。


但是这样也足够阿尔弗雷德心惊。一个年轻的小法师居然会这个?阿尔弗雷德快速地召集周身的元素短时间合成一个壁垒,却被迎面而来的狂乱元素碾压得粉碎。他终于为自己的轻敌付出了代价,接连后退了好几步才抬头看向那个气喘吁吁的法师,赫然发现光亮自脚下愈来愈盛,勉强挣脱后他就逃走了。


那是一个契约法阵。一个人类,试图和魔王契约,并且成为他的主人,多么不切实际。阿尔弗雷德一边暗恼自己刚刚逃跑的行为一边疗伤。算了算了,魔王大人也是会惧怕的,况且还是这样恶毒的咒语。阿尔弗雷德安慰自己,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这样有意思的人类了,胆敢挑衅魔王,应该至少把他的灵魂和心脏留下一个才对。阿尔弗雷德坐在自己宫殿的窗台上安静地吞噬着不知名的灵魂。


( 帅气的明空空的肉♡中间的看这里!)
(后面的啥啥啥看这里!用了明空空的blog...x )
然后没了。沉默。

露米R18/魔法师露×魔王米

不知道自己拖了多久……还债。
这个设定有正文的!!但是还没写出来x
别误会不是我写!写完正文会贴上链接的嘿嘿x
食用愉快x

正文((悄悄说有肉嘿嘿))
帅气的山麓麓的正文♡
拖更拖到爆炸的山麓麓。

阿尔弗雷德没有想到自己再次遇到那个魔法师会是这样的场面。铂金发色的魔法师单枪匹马地闯入自己的宫殿,笑得一脸人畜无害,手上还拿着一本破烂的书——先不说别的,阿尔弗雷德觉得那本书跟他宫殿的气质太不符了,他现在想连书带人把这个魔法师丢出去。

然而他还是没那么做,初次遇见伊万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就挺喜欢他的,如果不是对方想和自己绑定契约,他大概也不会对他那么敬而远之,甚至一见面就打。不过现在人都已经找上门来了,阿尔弗雷德也只好整理一下自己的衣着在自己的位置上坐正,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你来干什么?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良久,阿尔弗雷德终于受不了沉默的对视了,还有一点是因为对方的气场太强大了,而且似乎也没有先开口的打算,无奈之下阿尔弗雷德先开口,然后看向对方那双紫色的眼睛。魔法师站在台阶下,他对魔王没有一点的畏惧,声音中似乎还带着笑意:“我来找我的契约伴侣,魔王大人。”声音温柔得令坐在上面的魔王身子一抖,然后他叹了口气,从王座上走下去。

“听着少年,”阿尔弗雷德故作深沉地拍了拍伊万的肩,手在触碰到对方的肩膀时就被他抓住了,力道大得阿尔弗雷德都挣扎不开,而且伊万的手指还在他手心里一挠一挠地,这令魔王脸一红,然后他又故作严肃地开了口:“你刚成年,应该好好地去找一只精灵结成契约——或者别的什么都可以,但是绝对不可能是魔王。”

伊万蹙起了眉,他开始思考着原因,阿尔弗雷德看着他那样子也是有点紧张,这个孩子的确天赋凛然,上次见面他就已经领教过对方的能力了,虽然说压制他是没问题,但是阿尔弗雷德真心觉得自己没法下手啊。先不说对方只是一个刚成年的魔法师,自己作为一个两百多岁的魔王以大欺小未免也太无能了……更何况,阿尔弗雷德还有自己的原因。

没过一会伊万就放开了阿尔弗雷德的手,这令他悄悄长吁了一口气,心下却有点失落了起来,但是没等他再次出声,那个年纪轻轻的魔法师就把他用魔法束缚了起来。阿尔弗雷德瞬间紧张了起来:“喂、小鬼,你想干嘛!”他脑海里开始闪过无数个脑洞,连‘小时候踩死了一只虫子现在虫子来复仇了’这样的想法都出来了,但很快,当魔法师凑到他面前轻轻吻了吻他的唇时,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似乎当机了。

魔法师看着魔王那副傻愣愣的样子也没有多言,他凑上去紧盯着阿尔弗雷德,眼里带着莫名的笑意:“阿尔弗雷德,卧室在哪?”

当伊万把阿尔弗雷德放倒在床上时魔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他凑上去准备解对方的衣服时他才如梦初醒,暗自发力挣开了束缚后一膝盖顶上了趴在自己身上的家伙,然后看着那个刚刚成年的小魔法师捂着肚子吃痛地趴在一边。

阿尔弗雷德本来想施法送那家伙回去,但看着对方略为痛苦的神色又忍不住凑过去查看对方的伤势,然后在抓住对方的手正准备按上他的肚子时被伊万掀翻在床上。然后保持着一种震惊的表情看着伊万笑眯眯地跨坐在他身上,并且多下了几个束缚咒。

在确认阿尔弗雷德不会再挣脱后伊万从床上爬了起来,开始寻找自己带过来的那本破旧的魔法书。终于在床底下找到书的时候他不甚明显的松了口气,老实说伊万并不是很有把握能够完全掌握魔王,如果不是对方不想挣脱的话,他现在也不可能安分的躺在床上。但是这本古籍却可以给他带来不少帮助,他想与阿尔弗雷德缔结契约,但对方却不肯,伊万觉得自己大概知道原因在哪,忍不住在心里嗤笑。

他抱着魔法书凑到阿尔弗雷德面前,魔王瞥了一眼那本破旧的书,还没等他张口嫌弃那本书,就被伊万突然凑下来的脸给吓到了。他一脸纠结地看着伊万闭着眼睛凑下来跟自己接吻,感受到对方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口腔里想要勾起自己的舌头。阿尔弗雷德在心里吐槽着小孩子终究还是小孩子,连接吻都不算熟练就想着来上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其实自己也是个处男的魔王大人因为走神被伊万咬了一口,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口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然后对上了一双危险的紫眸。

待这漫长而又粗暴的吻过去之后阿尔弗雷德往旁边唾了一口唾沫,然后一双湛蓝色的眸子带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对上伊万,说出来的话带着点点挑衅的意味:“果然还只是一个刚成年的小魔法师而已,只是这种程度就想与魔王缔结契约也太异想天开了吧?”他挣开束缚,一只手撑起身子,另一只手拽住伊万的领子,对上对方隐隐有些兴奋的表情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都快兴奋起来了:“还不如让我来教教你怎么做。”

伊万饶有兴致地看着阿尔弗雷德那副样子,然后毫不留情面地笑出了声,他把阿尔弗雷德按在床上,在对方茫然的注视下翻开那本书开始念着什么,阿尔弗雷德听不懂,但他隐约可以感觉到那是什么魔法的咒语,并且,作用不一般。因为他渐渐开始感觉身体发热,身体深处似乎开始发出了一种求欢的信号——他眯着湛蓝色的眼睛倒在床上看着伊万,对方笑得不怀好意,他感觉自己的头有点发晕,迷迷糊糊听见那个魔法师的声音:“这种事情轮不到你教,可爱的魔王殿下还是乖乖躺在床上等着被我这个刚成年的小鬼干吧”

外链请走

END.

正文大概明天就写完啦——大家吃完肉也要喜欢一下正文嘿嘿♡

朝耀#炖肉三十题#20.占有欲&27.支配/服从关系
有人以为我会写两篇。
太天真了我可是致力于将两题混为一篇写的人啊bu

《遗失》露中/马震play/R18/慎点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标题与文章不符系列
300fo点文还债
补档×2,再屏蔽发外链(。)
说真打字的时候,yw和wy无数次打反……
手机没法艾特啊jwjj

【朝耀炖肉三十题】
4.捆绑/29.使用枪械/刀具
枪支插入有,注意避雷。


补档×2